疫情对创始人的周期免疫力和底层思维能力的重新认知

我既是投资人又算是创始人,然后自己想了这次疫情对创始人的影响可以用4个词来概括,分别是:免疫力、现金流、底层思考能力、剩者为王。

1、不可不忽视的周期:经济周期和行业周期下行的免疫力

个人生存能力考验:98年洪水、03年非典、20年冠状病毒……,不要只做春天的孩子(不经历春夏秋冬没有免疫力),在这个过程中的心态和思维方式的转变。

关于免疫力,我从投资做到创业的时候,当时就想着2016、17年的资本环境不是特别好。我入行大概有10多年,在投资行业我经历过两个小的波谷,但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大寒冬。因为2013、14年全民创新、万众创业,是一个很大的高峰。然后15、16开始稍微调整,但是实际上整个创投行业还是在往上走,所以它不算是特别强的波谷。

那会儿有一个做投资的前辈跟我讲过,他说一个成熟的投资人或者一个成熟的创业者,你是要穿越经济周期的。这个周期对创投行业是10年一个周期,大概从你的募、投、管、退,你经历一波周期要10年。二是全球及社会的经济周期,对周期感兴趣的推荐阅读周金涛的《涛动周期论》。

       咱们今天不讲全球的经济周期,先讲国内的几个自然灾害事件,98年洪水、03年非典、08年经济危机不算自然灾害、包括最近的这个病毒。你会发现每隔约5~7年左右,其实它有一波整个社会的周期,强迫你每个行业去做的一个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我比较幸运,入行的时候刚好是整个创投行业的春天。

我大概在2016年左右告诉同事和同行,不要只做春天的孩子。一个人必须经历过自然的春夏秋冬,去感受春天的温暖,夏天很狂热,秋天的收获,也要经历寒冬的洗礼。但是很多人可能等不到果实收完,就觉得自己应该出来创业,就应该拿100万美金。我14年的时候去投天使,我那时的想法觉得只要是BAT出来的很核心的高管,就应该拿100万美金。当时怎么看?别管这个事靠不靠谱,这个人就值这个钱。实际当时是在春天去看待的情况,只要随便播个种子,在秋天就能去收获,确实很多人也很幸运的撒了很多种子。

       但是随着17、18年包括最近这几个月也算是更厉害的一个寒冬。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不是说你播一个种子,就可以下一年秋天去收获。而是有可能冬天你连播种、生存的能力都没有了。所以经济周期好的就在于它淘汰了一帮浮躁的人,让这些有能力的人、有能力的公司可以活下去,而且会让这些公司经历寒冬的洗礼后活得会更好。就像没波经济周期之后就会诞生几家大的公司。

       这对创始人或者是核心团队是一个心态和思维方式的转变。刚才讲周期的时候,我大概有提过思维方式,比如以前我们出来可能觉得拿钱很容易,但你不知道去珍惜或者不知道去做。我去跑模式 、跑规模 、跑方向,然后去拿下融资。可能我只要能拿到下周融资,我这个企业就能活。

       其实投资在中国也不到100年的时间,在那之前的商业存在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回归到商业的本真。所以这波机会我觉得更好地让大家去静下心来去调整心态,调整对商业的理解。

2、现金流

  • 会更加聚焦核心的现金流业务,不唯商业模式论
  • 做好18个月无现金流的准备,应对各种黑天鹅和灰犀牛;

       当然最关键的是创始人对现金流的把握能力,以及应对各种潜在的黑天鹅和灰犀牛。其实你要学会去预判这种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不可能百分百预判,但是要有预期),比如我在孵化梵高电子烟之前我们几个股东讨论就觉得政策监管甚至线上封掉一定是必须的,这是早晚的事儿。所以这件事我们充足的应对以及充足的应变。

       黑天鹅事件,像这次疫情你该怎么推演?再怎么牛的人都有预料不到的一些事,所以这个时候你必须做好一个现金流的储备。当然做好18个月的有点极端,我觉得在中国可能很多企业做不到这种程度,但你至少得有3~6个月的一个现金流。在没有任何赢输的情况下,得需要一个现金流去给企业一个做调整的机会。

3、底层的思考能力

  • 对价值的思考:企业和产品的价值?存在的意义?
  • 对“快与慢”的思考:聚焦核心业务,不浮躁,不风口、不唯模式;
  • 对“大与小”的思考:先成为小池塘的大鱼,细分品类做大和专业的公司会多 
  • 可能很多时候不需要融资?

       再往后,这十几天我一直也在思考,看一些资料。我觉得最核心的就是中国很多创业者,或者我们现今社会有点浮躁,没有时间去静下来去思考商业底层的一些东西。所有表面的问题、表面的错误以及表面的挑战,它其实都是你的底层根基问题思考的不足够。根基没有扎牢,或者你底层思考逻辑没有。

       对于创始人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对企业价值的思考,你对自己产品价值的思考,你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为了融资,还是为了实现你的某方面的梦想,还是用产品去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这个过程中,你必须回归到很传统的价值投资的角度。企业就是要创造价值,产品就是要为用户去解决问题。否则的话,你这个企业在这波疫情运行过程中倒闭也是正常的,因为它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

       其次,对于“快与慢”跟“大与小”的一个思考,我在2019年的文章-《新国货品牌的全球化》里面其实提到了,当时黑马有很多互联网和非互联网的一些企业,甚至有很多没有融资直接上市的一些企业,我就对大与小做了一个思考。很多所谓的VC大公司,就是今天VC催大的一些公司,其实他最后真的有很大的价值吗?这个不一定对吧。

       然后恰恰很多VC看不上的一些公司,比如很多二三线城市很踏实的一些企业家,可能对资本对商业模式完全不懂,甚至没有一个好的资本战略合伙人,没法获得主流投资机构的认可,但是他们的企业有稳定的现金流,没有融资的去发展了很多年。虽然也有模式等问题需要调整、也需要资本的手段去助力。但是实际在那个情况下,它就是一个待开发和雕琢的大公司的模型。

       分享一个对于快与慢的思考,投资是投什么?

       投资是我把未来几年你这个公司的盈利的预期提前给你透支,你可以理解是做信用卡的消费,这件事去催熟。有些行业可能真的快不来,或者有些模式因为它快不来,因为中国这几十年改革开放这几十年太快了,所有的模式、企业,包括所有的人都太快了。快到其实我没有没有时间去慢下来去思考,等这个过程中风口过去了,浮躁过去了,这个商业模式过去了,大家还能剩下来什么东西?这个其实是没有人去思考的。如果有人能思考这件事,哪怕你做一个小公司,先成为小池塘的大鱼、再做大池塘里的小鱼:先成为一个细分市场的老大,做一个小池塘里的大鱼,你把细分品类做透,已经成为一条有竞争力和免疫力的大鱼了,再去进入到更大的池塘里面去参与更激烈的竞争。

       我觉得中国今天所有的商业、所有的品牌都值得去重做一遍,包括所有的产品都值得用新的模式重做一遍。但是这个重做不是鼓励大家去盲目的再去浮躁的去创风口,而是你一定要知道思考你从哪个点去做核心价值的变现,去创造对用户和市场有价值的点。案例我就不举了,大家可以去网上搜一些例子。

       还有一点就在于我觉得这次疫情之后,可能会有很多创业者会思考,我为什么要去融资?对一些好的企业来讲,所有人今天咱们聊创投。但是我真的觉得很多公司未来是有可能不需要去融资的。我在2019年1月份写的文章有谈到过,其实很多日本的企业,包括欧洲的一些企业他们做得很好。他们早年不是VC去决胜,而是靠自己的核心—对底层逻辑的思考、对组织的重构。无论日本的一些百年品牌,还是像芬兰的一些公司,包括美国的一些模式,对公司效率的一些提升、像商业模式的一些优化。你会发现一个正常的公司,它实际有很强的现金流,不一定需要去融资。我觉得可能未来会有更多的人去创业,但它不一定是VC的,也不一定就是去拿融资。

这有可能是一个分水岭。

4、剩者为王

天灾帮你搞掉你的竞争对手,少犯错误,活着,基因和企业才能传承;

无论你带的公司还是你个人,我觉得有一点:天灾包括这种行业的一些监管不一定是坏事。最核心的是对公司、包括对创始人来讲,其实这种天灾人祸,是帮你打掉了你的竞争对手。如果你也在里面,那么也把你自己打死了,更多的时候竞争是比的你比竞争对手少犯错误。像华为任正飞讲,华为最大的战略就是活着。所以到今天无论对咱们个人还是对创业公司来讲,活着,你个人的基因才能传承;活着,你的企业才能去发展。所以不惜一切代价活着,剩者为王,我觉得这件事对创始人绝对是这个时刻感受最深刻的一件事。

       03年非典的时候,马云有句经典的话是:“跪着也要活下去”。活着就意味着希望。

生命就是这样美好,让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成为滋养。


本系列内容整理自2020年2月4日本人在青年投资家俱乐部 、有见财经联合举办的“大咖小讲”第一讲《疫情之下,对创业和投资行业趋势的影响》,从五个角度分别展开分析当前疫情对公司、对创始人、对投资行业、对投资机构及未来的商业的模式的一些影响。

“疫情对创业投资行业的影响和趋势变化”系列共六篇文章:

  1. 疫情对公司组织的影响:线上化、协作化、数字游民、点线面类公司
  2. 疫情对创始人的周期下的免疫力和底层思维能力的重新认知
  3. 疫情对现阶段投融资市场的影响》
  4. 疫情加速投资机构VC3.0模式的进化
  5. 疫情短期内对市场、消费者和社会行为模式的影响》
  6. 如何调整和面对:keep calm and carry 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