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国货品牌的百年老店

​    祝各位朋友2020年元旦快乐,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除了真诚的感谢和祝福各位朋友们,对于2019和2020的思考我愿意持续跟大家分享。

    2019年3月份我写了一个文章《新国货品牌、全球化与产业并购》,然后我就毅然决然的创业了,因为相信,我愿意努力看见。

    从一个投资人角色到创始人角色的转变,看似很熟悉的事情,又那么陌生,创业会无限的放大一个人的优点与缺点,也会加速让你更了解自己与别人,每个人早晚都要经历类似过程从而逐渐走向成熟,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感谢这个成长过程使得我们更加强大,也感谢在这个过程各位股东和贵人的持续帮助和支持,更感恩这一年的变化和挑战历练沉淀出来了一个能打仗能凝聚的团队,我更加坚定核心团队是打出来而不是选出来的。因为有这些小伙伴、股东和贵人们在一起,使得梵高的第一年在行业寒冬中依然活着且能持续活的更好。因为有一群人相信,所以我们更有可能去看见。

   

2019年5月份我到小米谷仓学院学习,也看见了他们的看见:中国正进入“新国货品牌“崛起并最终成为全球化品牌的机会;

 无论从时间点,还是人口消费大国;其驱动力:

    1、中国3.7亿的Z时代正成为中国的消费主力,他们更喜欢”去大众化品牌、小众社会崛起“,这是一个大品牌会被瓦解或是逐渐新老交替的一个阶段;

    2、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在中国市场占据品类第一的品牌,往往意味着供应链和性价比都已经被打磨到极致,大概率会成为全球化的品牌。先做小池塘的大鱼,再进入大池塘竞争;

    3、中国人均GDP的发展时间节点,国内外人均消耗产品的差距和机会;

    4、小镇青年的崛起,城镇化(而非超级城市化)的进步。

    吴晓波老师在他的2020跨年秀上说:“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是第三次国货运动,它和第二次国货运动的最大区别就是审美”

    因为创业,没有太多时间陪家人,昨晚陪着退休的老爸在电视机前一起看罗胖老师《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间也提到了新消费的崛起:中国的新基础设施、中国红利重做品牌,以及世纪级品牌的机会

    是的,新国货品牌有更多的人去相信,也有一些人已经看见。对于品牌,梁宁言简意赅的说:“品牌就是你愿意和它自拍”。

回到2019年初我对新国货品牌理解和定义:艺术+科技+刚需

  1. 品牌有极高的辨识度;
  2. 有一定的美学和文化根基;
  3. 科技化、品质更好10%、极致体验,高性价比(不是单纯的便宜);
  4. 品类尽量做到刚需高频。 

    这是梵高的初心,但又不止步于梵高。后面我们会持续通过“梵高好物”给大家提供符合“艺术+科技+刚需”的产品。

    艺术是要求我们要不断的提升美学认知和传播生活美学文化。

    科技不仅仅只是硬科技创新,还有一些“Me Better”和“Easy Today”的创新型的应用,让我们和我们今天的生活更加美好。

    而刚需,则可以通过两种:身体刚需和心理刚需来实现,身体的刚需是成瘾性的东西,我们会沿着咖啡糖烟酒茶去探索,而心理的刚需则是对自己更好和更美的追求,这也考验着我们对消费需求的洞察。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依然会提供品质更好10%。

    2019年我们是这样做的,2020年也不会变。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也可以慢下来守住不变。

    2019年中国企业界还发生了一个事情是我曾工作过的联想控股创始人柳总退休了,我的职业经历深受他所倡导的联想控股文化(和黑马文化,这两种文化都是关于创业与商业,两种文化有共同点也有明显差异,我还在沉淀思考后续再专门写文探讨)的熏陶,也一直在思考他老人家想把联想打造成一个“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的初心与机制,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在年初我写的《新国货品牌、全球化与产业并购》文章中的针对2018年市场的两个思考中有所涉及:

以上关于“大公司”和“小公司”,以及持续创造价值的公司不一定需要资本的思考和认知,意味着未来:

 1、持续创造价值的公司能够独立于外部资本长期存在,这也就意味着未来中国有希望诞生更多的百年老店和经营稳健的家族企业。

2、目前的VC行业也到了需要被颠覆与升级的时代节点,如何破局?继VC2.0之后的 VC3.0模式是什么?

    在如何持续创造价值上,在2019年的行业寒冬中我的理解更加深刻。 针对一个能够持续创造价值且“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如何在公司文化、人才队伍和机制上进行保障,2020年我会持续做一些尝试,因为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百年老店的机遇和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我再次相信,也愿意未来努力去看见。

        生命中所有的发生和遇见都是滋养,感恩有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