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市场

谁更适合做老师?

3月的北京,风很大,带沙。

本来这个周末不想出去想好好休息下,但是上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BDQN(为避免广告嫌疑把该机构名称简写)培训机构的一个老师打来的,让我去听一节试听课,一问才知道是巍哥推荐的,反正闲着也没事就起来去了,在红庙路口,巍哥家附近。

问了下原来是巍哥一次去超市路过就跟那的老师聊了下,刚好之前我们有聊过职业规划和技术学习的事情,因为我们同样对互联网特别的狂热,他觉得我应该朝产品经理的方向发展,或是至少目前可以提高下PHP或是数据库相关的技术,他不太懂技术,但是他愿意去尝试他感兴趣的东西(非技术),也希望我去尝试(技术),试错–这是我们现在要保持的一种状态。

之前也听过BDQN,虽然针对的培训对象都是高中或是专科学生的职业技能培训,感觉我去了比较屈才(后来听了确实有点简单),还好培训老师很热情(但不是很专业,给我发过试听地点的短信后又发送了同样的短信,不过这一次的短信是通知另一位学员的~~~),去了接待我后简单的聊了一下现在的工作状况,他自称是XX大学毕业的,说实话我不太信(因为之前一个同学在保险公司,他们那的员工都是花钱买的一些外地省会的一个非著名但至少知道的大学毕业的假证书,如XX理工, xx工业、xx大学)

主持人介绍讲师的时候说的很大牌,什么清华XX教授,但是该讲师一上台明显感觉没有一个大学教授应有的气质,反倒是“忽悠”(不是不尊重别人,而是我的真实看法,虽然有偏见),不过后来确实让我有些很感动,不是技术上的,而是他对于学生心态的把握和对于教学的理解。

把别人需要的东西用最简单的方法告诉他们。

Continue reading

互联网的1900

这里所说的1900是一个年份,并不是代表互联网退步到1900年了,相反的,她在蹂躏中进步。庚子年,中国人民永远的伤痛,2010年这个伤痕继续在互联网上延续。

1. 互联网的多事之秋从互联网的入口“域名”开始:

先是CCTV狠狠的抽了CNNIC一巴掌,让CNNIC几年经营的cn域名处于崩溃的边缘(点击这里),然后个人禁止注册cn域名(虽然cn域名一直都是不允许个人注册,点击这里),然后是未备案域名不予解析、再利用权力hold几个站的域名解析 (点击这里),域名在国外?自己建立的DNS,国内监管不到?没关系的,还有“伊朗黑客”(点击这里)。加上国外注册商的抢生意(godaddy支持支付宝COM域名0.99美元促销)使本来就很脆弱的国内互联网的站长们纷纷出国,域名出国,服务器出国,因为在自己家没有安全感,下雨了要到门外避避雨。

如果中国的网站的域名和服务器大量流转到国外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暂且不说海底光缆中断(点击这里 )及其引发的域名安全(点击这里)和其他问题,仅对信息安全和国民经济来说也不利,大量的信息放到国外的服务器上,虽然我很相信国外的空间商比国内的职业道德高,但是东西放在别人家终归不方便、大量的服务器租用或托管转移到国外,国内的IDC厂商就喝西北风了,不过能节省电力资源!

2. 整顿完域名就是整顿内容了

关于互联网的内容无外乎中国特色的“牌照”监管(视频牌照下载牌照),没有牌照你就不能做!当一个行业要牌照的时候也就是这个行业进入高速垄断的时候。(据说CCTV没有牌照也很牛!没办法人家是cctv点击这里),和内容版权(视频版权 ),在被蹂躏的互联网里唯一的一线光明就是图书版权的胜利了(图书版权)这在不是很重视“知识产权”问题的国内很令人吃惊。

3.         最新消息,据传Goolge.cn可能要停止运营(点击这里),这是google对于中国特色的无奈也是中国网民的悲哀,但也不排除google以退出中国市场为筹码来做最后的一搏,因为退出是最无奈的选择,也是最后的筹码。

借用kero的一句话:“YouTubeFacebookTwitterBloggerWordPressGoogle……全世界最好的网站和服务,一个个远离中国,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作为中国人最大的悲哀。”

中国监管互联网的出发点无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1.互联网的利益与垄断,互联网是目前国有垄断行业涉足最少的,那些国家队看到了互联网的商机和利益,纷纷踏入这个行业,挖金,蹂躏。

2.舆论监控(或叫和谐社会主义),感兴趣的翻墙搜索下GFW

3.圈地,互联网是趋势,先占个茅坑,算战略布局。

4.树立互联网权威,这个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不无可,权势们认为自己才是互联网的老大,一些“暴民”屡屡用互联网“犯上”,龙颜大怒必须整治一把,才能维护自己的权威,使网络上的那些暴民不敢再 “犯上”或是跟自己过不去,起到震慑作用。

互联网的1900 . 这个冬天很冷,别人打我们的时候我们还能记仇,自己抽自己嘴巴的时候我们再反抽一嘴巴?

产品就是可以盈利的任何东西

今天在王府井跟刘巍约见了一个工大的师兄,他是自己在创业,听听他的经验和和交流下想法。因为他是做独立网销的,所以更多的是对网站产品推广和产品市场的一些经验。

他谈到“产品”,做任何东西首先要有一个产品,以我的理解,产品就是盈利的东西。可以实物,也可以是服务或是任何能产生商业价值的东西。首先必须有一个产品,即使实践证明它不能盈利,至少要有盈利的希望。

Continue reading

央视披露国家网络电视台战略 抢占四个制高点

每经实习记者 谢晓萍 发自北京

国家网络电视台最近又有了新消息。

11日,在上海网络视听产业发展论坛上,中央电视台原副总编辑、央视网总顾问赵立凡称,央视网将通过“台网捆绑”的模式打造国家网络电视台,将融合“电视”与“网络”的双重特性。这也是央视网首次披露其在网络视频领域的发展策略和思路。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从央视网了解到,国家网络电视台目前还在筹建阶段,而央视方面为打造网络视频“国家队”的前期资金也超过2亿元。

令业界广泛关注的是,国家广电总局为什么要筹建这个网络电视台?“网络CCTV”究竟又将如何定位?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网络游戏十年生涯:从模式复制到急于求成

从代理国外产品到自主研发,产业急速膨胀下面临开发人才短缺、游戏创意匮乏等问题

1999年,盛大创始人陈天桥用30万美元从韩国游戏开发商Wemade手中取得《传奇》在中国内地代理运营权算起,国内网游行业已经诞生十 年。十年前,没有人意识到盛大接过的这个网游“盒子”,将会爆发出怎样的能量。十年后,国内的网游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成为众多网络公司趋之若鹜 的香饽饽。

今年723日在“网游十年高峰论坛”上,新闻出版总署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寇晓伟拿出了当年亲手签署的首张网游批文———同意《传奇》正式出版运 营的函件,以此纪念中国网游十年的发展历程。此时,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的年产值已经达到183.8亿元,年增速高达76.6%,为电信、IT等行业带来高达 478.4亿元的收入。规模已经超过传统的电影票房、电视娱乐节目和音像制品发行。

一切似乎都在井然有序中欣欣向荣。但这个产业真的只是如同表面看上去那样风光无限吗?十年风雨里成长起来的中国网游产业,只是像白开水一样的单纯吗?

今年十一,8天长假刚过,有关部门发出通知,明令禁止外商以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在中国境内投资从事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同时任何网络游戏变更 运营商、更新资料片都需要经过前置审批,否则不能开始运营。而不久前,45款网络游戏已被责令停运,27家网游企业被警告,部分网游企业负责人被诫勉谈 话。

一向迅猛发展并引发多方争论的网游,在引入中国第十个年头的时候,似乎正面临一场势在必行的行业变革。

2007年,陈天桥第一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来北京参加全国两会。坐在大会专用的中巴车里路过北二环小街桥附近的歌华大厦时,陈天桥看到了门口那块巨大的灯箱广告牌,上面写着“中国网游和动漫产业发展基地”。

陈天桥后来回忆说,那一刹那让他无比激动,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所投身的事业得到了这个古老国度的认同。

但是,披着“创意”外衣的中国网游产业,真的足够创意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