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化

北工大孙硕是个好同学

北工大孙硕同学个头有1.9米之高,对吃的文化有一些独到的研究,每次一起吃饭我们可以很放心的交给他来定地点和点餐,每次都有口福。

我跟孙硕是同在北工大上学认识的,都是爱折腾的青年,都做过社团,都是好青年 ^_^ .

我跟孙硕还有另一个北工大师兄刘巍之前想做一些事情,对金融、教育、互联网行业有些探索。好多北工大毕业的学生都包含着 折腾的基因。

上周刚去一起滑过雪,虽然带着相机了,但是忘记照相了,下次有机会补个照片吧~~~

——好吧,我承认,这是一篇测试文章,主要是想看看一段时间后 搜索“北工大 孙硕” 能不能关键词排第一   —–

为什么要写blog?

是啊,为什么要写Blog?毕竟这里没有人支付稿酬,也看不出有任何明显的物质性收益。

王建硕在网志中写过一件事,有人问:”你为什么写blog?”你反问道:”你为什么打电话?” 我简直要为这个回答拍案叫绝。我们需要与人交流,渴望了解全部的世界,blog帮助我们遇到那些其他方式无法遇到的人

Darren Rowse在他的Blog上,讲到了7个理由 Continue reading

电脑硬盘统计中的MiB和MB的区别

今天用Linux下刻录光盘软件brasero(版本brasero-2.26.3-1)刻录内容时候发现有部分繁体中文,于是对brasero.po 进行修改,发现po文件中有部分MiB翻译为MB 但有很多没有翻译。于是网上查找了下MiB与MB的区别。如下:

kilobyte(KB) = 1000
kibibyte(KiB) = 1024
megabyte(MB) = 1000000
mebibyte(MiB) = 1024x1024 = 1048576

除此之外,还有GiB和GB。算法类同

这是因为硬盘生产商是以GB(十进制,即10的3次方=1000,如1MB=1000KB)计算的,而电脑(操作系统)是以GiB(2进制,即2的10次方, 如1MiB=1024KiB)计算的,但是国内用户一般理解为1MB=1024 KB, 所以为了便于中文化的理解,翻译MiB为MB 也是可以的。
同样根据硬盘厂商与用户对于1MB大小的不同理解,所以好多160G的硬盘实际容量按计算机实际的1MB=1024KB算都不到160G,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新买的硬盘“缺斤短两”并没有它所标示的那么大。

央视披露国家网络电视台战略 抢占四个制高点

每经实习记者 谢晓萍 发自北京

国家网络电视台最近又有了新消息。

11日,在上海网络视听产业发展论坛上,中央电视台原副总编辑、央视网总顾问赵立凡称,央视网将通过“台网捆绑”的模式打造国家网络电视台,将融合“电视”与“网络”的双重特性。这也是央视网首次披露其在网络视频领域的发展策略和思路。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从央视网了解到,国家网络电视台目前还在筹建阶段,而央视方面为打造网络视频“国家队”的前期资金也超过2亿元。

令业界广泛关注的是,国家广电总局为什么要筹建这个网络电视台?“网络CCTV”究竟又将如何定位?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网络游戏十年生涯:从模式复制到急于求成

从代理国外产品到自主研发,产业急速膨胀下面临开发人才短缺、游戏创意匮乏等问题

1999年,盛大创始人陈天桥用30万美元从韩国游戏开发商Wemade手中取得《传奇》在中国内地代理运营权算起,国内网游行业已经诞生十 年。十年前,没有人意识到盛大接过的这个网游“盒子”,将会爆发出怎样的能量。十年后,国内的网游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成为众多网络公司趋之若鹜 的香饽饽。

今年723日在“网游十年高峰论坛”上,新闻出版总署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寇晓伟拿出了当年亲手签署的首张网游批文———同意《传奇》正式出版运 营的函件,以此纪念中国网游十年的发展历程。此时,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的年产值已经达到183.8亿元,年增速高达76.6%,为电信、IT等行业带来高达 478.4亿元的收入。规模已经超过传统的电影票房、电视娱乐节目和音像制品发行。

一切似乎都在井然有序中欣欣向荣。但这个产业真的只是如同表面看上去那样风光无限吗?十年风雨里成长起来的中国网游产业,只是像白开水一样的单纯吗?

今年十一,8天长假刚过,有关部门发出通知,明令禁止外商以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在中国境内投资从事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同时任何网络游戏变更 运营商、更新资料片都需要经过前置审批,否则不能开始运营。而不久前,45款网络游戏已被责令停运,27家网游企业被警告,部分网游企业负责人被诫勉谈 话。

一向迅猛发展并引发多方争论的网游,在引入中国第十个年头的时候,似乎正面临一场势在必行的行业变革。

2007年,陈天桥第一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来北京参加全国两会。坐在大会专用的中巴车里路过北二环小街桥附近的歌华大厦时,陈天桥看到了门口那块巨大的灯箱广告牌,上面写着“中国网游和动漫产业发展基地”。

陈天桥后来回忆说,那一刹那让他无比激动,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所投身的事业得到了这个古老国度的认同。

但是,披着“创意”外衣的中国网游产业,真的足够创意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