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投资观察

创投行业中的边缘生存之道

引言:创业与登山一样,都是要面对未知和挑战,创始公司在创投环境与个人在登山环境一样,都是要面临着边缘生存,其生存之道一样,黑马先生结合创业投资与登山的经验,尝试用边缘生存角度来解读创业及投后。

本文节选至《创投行业的边缘生存之道》,PPT分为两个模块:首先是从投资人角度要投什么样的团队,其次是如果帮助创始人的成长。

 

一、投什么样的团队?

      1. 边缘生存解读创业投资
      2. “铁三角”的团队:成功创始人的人格及团队能力结构要求

二、企业家与企业成长

    1. 创始人/投资人的边缘生存与自我拓展
    2. 投后管理对创始人和投资人的成长要求
    3. 善用董事会

继续阅读

老公司如何孵化新业务?

最近遇到了几个黑马企业:

  1. A公司,老业务是做工厂的,为客户OEM和ODM生产消费电子设备(简称“2B业务”),2B业务已经占到细分品类的龙头位置,营收和利润都还不错,潜在的挑战是未来代工的天花板和市场风险? 所以想转型做2C的品牌;
  2. B公司,主营业务主打二三线城市,从营收数据上排进行业前三,但是在一线城市没有知名度,在中高端用户市场没有渗透,想内部孵化一个新的品牌主打中高端市场;
  3. C公司,传统线下店铺在区域已经开到相对饱和,效率和净利率比较低,通过一些独特的模式创新降低了某一个环节的成本,想转型做线上社群电商;
  4. D公司,与业内寡头合作垄断了线下某一细分产品渠道,间接拥有新零售领域大部分的夫妻老婆店资源,营收、利润及年增长都比较稳定,但是总觉得是一个平淡的生意(其实也很好),而无任何创新和自身优势;
  5. E公司,新锐的2C消费品牌,通过极强的营销能力,杀入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单点突破获得了行业的一席之地,且奠定了在该市场的中高端品牌定位。通过品牌优势签约线下主流渠道(线下成本较高),而线上的营销又趋势流量饱和,如何破局?

……

继续阅读

在黑马私董会上对于消费升级趋势的观察

鉴于私董会的信息保密及已经签署的保密协议, 东哥只整理下我自己对其中一个问题的思考,不涉及相关企业隐私。

Q:未来几年消费升级的潜在趋势是什么?

A:我个人对于未来几年消费升级的几个观察:

一、中国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首先要找到“更大众化的产品”切入

今天,所有的生意跟几百年前的生意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从最早走街串巷的游商、到自由贸易的集市、再到批发市场、到超市、购物中心、线上电商、自主贩卖机、无人货架……。   无外乎是通过新的技术、渠道或是模式对于“人、货、场”在不同时空的重构,“穿新鞋、走老路”,想明白了这个,也就知道商业的本质一直没有变。

如何找到更大众化的产品切入点? 首先要找到一个细分的品类牢牢占领用户的心智。 锁定精准的用户群定位、通过可标准化/可规模化的生产方式满足他们的核心需求

继续阅读

投资经理都是内部FA

【这是关于“资本投资”话题的第No.5篇原创文章】

从2012年开始,黑马先生真正进入创投服务领域,到后来去联想之星做投资经理,再到后来跟赛富的一个合伙人一起做VC基金,一路经历过了投融资服务(投后管理)、天使投资、VC投资、募集基金,项目并购退出……, 整个机构的“募、投、管、退”都经历了一遍。也经历过2014~2015年的天使投资高潮和随之之后的低谷,经历过募资的热点及持续到今天的资金荒。

回过头来,聊聊今天的主题,在没有经历过全民皆天使的时候, 如果你是一个投资经理,机构的牌子又还不错的话,很多CEO还是愿意跟你真心聊聊的,聊过之后双方多少都还有些收获,以及后续可能真正的快速投资。 当然这是2015年左右的事情。

到了2016年之后的市场,很多CEO都不屑于见投资经理了,如果对方不是个合伙人或是至少VP级别,都不爱聊了~,这里面有几个市场的变化和趋势:

  1. VC机构的裂变及有能力的合伙人纷纷自立门户;
  2. 投资经理的大量扩容;
  3. 个人天使投资人(及LP)的直接入场及割肉离场;
  4. 整个市场的项目从早期投资变成中后期投资;
  5. 合伙人变成投资经理,投资经理变成FA

这几个因素是环环相扣。

继续阅读

电商巨头桌面上的战争

 

“好比一桌人吃饭,淘宝刚起来时桌子是空的,而拼多多起来时,已经有5个人在桌上了,你在桌下硬要上去吃饭,但桌上的人不愿意你上来,桌下的人也不愿意你上去,我必然会受到双重打击”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如是说

桌子满了,如何才能坐上去?” ,用这句话来形容今天的电商行业竞争再贴切不过,当然也可以来形容任何一个竞争相对饱和的行业,但在竞争充分饱和的行业,后来者可能都不会去奢求“如何才能坐上去”的机会,电商行业异军突起的拼多多和云集,虽然还没有拿到上桌吃饭的餐券,但是他们至少抓住了能上桌的机会。

今天先不聊桌子下面的事情,先聊聊桌面上的事。

继续阅读

以赚钱为目的的创业者是否该投资?

引言:

最近在看《做交易》(Done Deals),主要讲美国早期的风险投资家的一些故事和观点,里面有很多对于风险投资的实践、思考和总结。推荐一读,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当然,尽信书,不如无书。对于书中的部分内容,本人有(现阶段认知上的)不同理解。

“哪些找到你说是为了变得更加富有而计划开办一家公司的人,肯定没有很好的创业思想,而那些找到你说他们有一个好的创意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好或让技术变得更加完善的企业家,才是你应当指出的企业家,金钱应当为思想服务”

——Sanford  Robertson (桑福德·罗宾逊),

Robertson-Stephenspart(罗伯逊-史提芬森银行,具有传奇色彩的四个高科技投资银行之一)创始人之一

继续阅读

创业找合伙人如何防撕逼

            早晨起来,“SXYLG”项目的合伙团队闹分裂了,因为与她们团队之前有过几次接触,并一度特别感兴趣她们的项目(当然最后对团队的顾虑也很多所以没有投资),今天听到合伙人通过媒体公开散伙的消息,多少有点吃惊和惋惜,吃惊于这个时点和通过这种方式,但细想也不觉得是个很大的意外。

            虽然这个消息的火爆程度可能不及上半年的泡面吧事件,但是这些都不是个案,作为旁观者,无论如何做不到完全客观,所以不评论对错,只是从投资人的角度,说说我理解的创业找合伙人和利益分配机制的问题。

 

继续阅读

如何看待科技泡沫?

一、历史是由无数个巧合在重演

雷布斯和董小姐的赌局还没有尘埃落定,虽然在很多人心里,胜负的答案已经有了明确的归属。这边国内的赌局还没最终尘埃落幕,那边国外又出来了两个大神级的人物隔空对赌。这两个赌局发生的背景、参与人、赌局性质都貌似有些惊人的相似。

它们的背景都是发生在足够优秀的”传统行业”(指那些之前很优秀和成功的企业,这样的企业一般离风险相对高的行业创新和市场前线稍微远点,固有优势比较明显而反应却不够灵敏的大家伙们——绝对没有贬义)被“互联网和科技企业”(尤其泛指最近一两年中市场上比较热的公司和模式,如小米和YC)所颠覆的背景下;参与的人物,一边是已经足够优秀到封神的企业家前辈,另一边是最近一年冒出来创业者言必谈的“xx模式”的创立者,新兴的教主。赌注的性质,本质上是“传统行业”的不安全感、焦虑和挣扎,是“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行业”,一个没有工厂的卖手机的估值为什么那么高?一个早期的小孵化器为什么能截胡主流的大基金?

二、一直存在的科技泡沫

科技行业一直都存在泡沫,只是大小问题,为什么会有泡沫呢?因为VC们是把一个企业未来若干年内的盈利预期折现为现在的估值,提前预支未来的利润给企业。对未来的预期本身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人有乐观主义者,也有悲观主义者,anyway,未来只代表未知的未来、预期只是一个预期而已,甚至只是主流玩家认可的一个“价格符号”而已,跟时间、市场行情、竞争对手发展速度、未知的颠覆者等等各种维度有关系,所以这个预估,基本是不靠谱的,甚至是拍脑袋决定的,也有可能拍脑袋决定的相对更靠谱些,这或许就是“泡沫”,他大部分情况下是存在于“不可预期”的科技行业,而不是存在于未来发展规模和利润预测相对有规律可循的制造及工业生产类企业。

三、狂欢是为了迎接更美好的未来

市场的泡沫够不够大?科技之前是一小撮人、一小撮IT民工和相关业内人士的事情,与闷声发财的传统企业的土豪们无关,但是这一年来,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已是个不争的事实,“互联网+”甚至上升到中国的国家战略,互联网和科技不再是一小撮人的事情,而是变化了阳光、水和空气,变成了商业的“基础设置”。在未来“互联网和科技”的市场空间更大,延展性无穷尽,影响力指数级上升,所带来的颠覆是不可现象的。 在这个更大市场到来之前的黎明,所有的人开始狂欢,狂欢着去迎接这个伟大的时代。

四、价值的回归与市场的自调节功能。

     “如果投资者认为企业估值过高,完全可以不参与,市场最终会找到合适的价格。”  乐观者鼓吹泡沫、悲观者谨慎潜行,无所谓对错,对市场的主观判断而已,但是我非常坚信的一点是估值最终会回归到企业价值本身,这是市场所要求的,短暂狂欢会让泡沫更大,但是如果未来是面对一个确定的无穷的市场,现在的泡沫是不是就不足够大了?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本文首发于百度百家,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关注移动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消费升级及文化娱乐相关早期项目,bp请发送:ddx@qq.com

潮来了,只会让优秀的淘金工更优秀

2014年的创业和天使投资行业,是我入行以来经历的第一个“疯狂”的时期,市场上有大量还不错的团队,层出不穷的好玩的模式,每次吃饭的餐厅或咖啡厅旁边总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创业者在聊项目。机构之间的竞争更是短兵相接,一个案子谈完觉得不错,如果不按着CEO当场签了term可能明天就丢了,甚至签完term没签协议之前被抢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到了2015年初的时候,市场更是火的一塌糊涂,国家层面上有政策的支持与倡导,市场层面上第一波借风险投资成长起来的企业家选择把他们的财富反孵这个行业支持了一批新锐的基金,创业服务业百花齐放“拎包创业”模式日渐成熟,退出渠道上也更加的多元化如股权众筹、新三板、上市公司并购异常活跃……,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具备,十全十美!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感觉,如果不抓紧创业,那就辜负了这个大好的时代。

         是的,潮来了!比风口上的猪来的更疯狂。

继续阅读

2015年:物理世界数据化的大爆发

引言:最早听到“物理世界的数字化”的提法是跟维总(联想之星合伙人刘维,现任百度风投管理合伙人)一起开会时他讲的,后面还有半句是“数字世界的智能化”,在这之后又在不同场合里听到了几次。直到去年智能穿戴设备的普及、O2O把现实生活场景和关系移动互联网化,“整个物理世界”开始加速的进入数字化的时代要来了,如果非要划分一个开始,那么2014年可能是一个萌芽,而接下来的2015年会是一个大规模的爆发的开始。

 

回顾2014年以前的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只是把尽可能多的数字内容进行数字化,这个阶段还谈不上“物理世界数字化”或只是其初级阶段,在这个阶段里随着PC电脑的普及首先让文字及文字所组成的内容数字化,期间诞生了雅虎及中国的四大门户网站(基础文字设施建设),及随着内容大爆发为了便利的查找和检索所诞生的搜索引擎公司(Google、百度)。其次就是随着数码相机和摄像头的普及数字图片开始了数据化的增长,并诞生了相关的数据识别技术(如联想之星投资的人脸识别技术 Face++),随着带宽和4G的普及,视频内容进入了加速的增长(youtube、优酷等)。

从内容到图片到视频,每一层的数字化背后的核心驱动力都是基数硬件设施近乎指数级的性能提升(及价格下降),随着消费量级的增长,其产生的数据量也是指数级的增长。

2014年之前,这些都是数字内容的“数字化”,而非“数据化”,是因为相对于我们生活的这个真实的物理世界,这些内容更多的只是一些数字符号,而并不是真正物理世界的数据化,而物理世界的数据不仅仅只是一些数字符号,更是有关联性的数据,如:个人自身的数据化、人与人关系的数据化、人与物的数据化、物与物的数据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