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生存课程感想

前几天突然接到飞姐的短信,说陈Sir新blog要征集内容,需要大家提供下个人简历、照片和课程收获及对课程的真实看法,这几天刚进入公司工作要学习的很多,有点累,上班时间又是linux操作系统,而且刚去工作一般不开即使通讯软件等,也没有去做跟工作无关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太多时间来思考该这个问题,但是手机中一直保留着这个信息,提示自己不要忘记,一定要在18号之前交上去,本来想明天是周五,后天星期刚好有大把的时间来思考和写出来,但是不想把这件事情拖到最后来做,万一有什么事情无法完成,这样让飞姐也不好办,更对不住陈Sir和那些陈Sir的blog正在影响、能够影响或是将要影响的人。

自认为自己文笔笨拙、领悟能力差,所以谈不上什么收获或感悟,即使有一些经过大脑血液循环也早新陈代谢到体外了。所以不一定能写的出来或是记录下来,或许未来的某一天的某一个瞬间我突然想到了些什么,那时候或许也不记得这篇文章了,但是我会记得是在工大的经管教室听过某位老师说过什么或是说过类似的什么。

回顾我与边缘生存课程的缘分,还是听慕名前去听的,说工大有一个特别“神奇”的老师,当然听到的对他的评价词语还有好多,现在还清晰的记得的一个就是,这个老师是爱穿着拖鞋上课,大气者不拘小节!

在后来上课的过程中,不需要墨守成规,大家坐成一个圆圈——并不是之前没有上过这种形式的课程,而是在这里是真实的“圆桌”环境,老师不是老师,而是一个饱经风霜的长者、上课不是上课而是在听一位长者讲那些经历和人生感悟。至少打破了以前小学课堂上课大家恭恭敬敬的把手放在桌子上或是大学大家混混欲睡的趴在桌子上的课堂空间氛围。所以他的课堂从来没有人睡觉,因为困的人可以在宿舍睡,没有强制性,但是大家都不在睡觉,而是早早的赶到(至少比他早到),因为这节课至少比在宿舍睡觉能更好的利用时间、能更好的学习和对自己产生一些思考和影响。

感觉这个老师很有内容,至少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应该很有故事或是。而且他的故事或是经历很让我好奇也很值得我去倾听和学习。他的眼神充满内容。

我是“边缘生存”课程的第三批(应该是吧?)学员,一上来就是“生存穿越”项目,当时分为两队:No.1队和六角星对。然后就是一些基本的队徽、队标、口号等设计。团队合作的项目或是个人单干的项目。在这里我们充分的展示自己的“生存本能”、展示相对真实的自己。开始在自己的边缘环境中生存。这是一个游戏,任何游戏都有Bug(漏洞)就像人生的缩影一样。考验每个人对于规则的理解、对于团队的合作、对于个人性格和能力的考验、对于环境的影响和反影响。这些都是在中心生存的人所无法想象感受和经历的。更是一次难得的心理历程。他把自己阅历和学习到的经验糅合成一个小小的游戏和PK来带给大家。在游戏中完全展示自己的天性:或是执着,或是放弃,或是恐惧,或是勇敢,或是思考,或是愚蠢,或是冲动,或是坚持底线。

后半部分的是“会心”。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在传道受业解惑之前自己先得道无惑,陈Sir在突破了自己(这个过程是任何人无法想象的,我曾经试图觉得我能理解这个过程,后来我觉得我错了),每一个故事都有他的心酸,任何故事都是别人的故事。无法完全体会,只能慢慢感悟。他给我们讲这个过程和自己所做的努力在此之间的挣扎,勇者无畏。

“会心”就是心灵的交汇,我们后面自发成立了会心小组,很是坦诚的相见,因为我们曾经相知、相伴、互相经历过和渡过一些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接触的增多也慢慢彼此更加了解,每个人因为领悟能力或是其他原因都或多或少的有收获。这更多的是一个过程,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一个目的。后来有些有“故事”的人比较荣幸的能够得到陈Sir在他家单独的或是小范围的“会心”(当然我算其中一个),还有好吃的面酱和特色鸡翅、自调酸奶酒及一些墙上的收藏和相册(非常喜欢陈Sir家里的石头鱼缸和那些幸福的小鱼)。

唠唠叨叨的说了那么多不知道有没有写到正点上,我必须打断自己的思路睡觉了,因为明天还要上班,还有Good Good Work ,Day Day Up!. 就这样草草结尾吧,虽然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是其他的兄弟姐妹们或许也会多少提及些。我甚至想到了陈Sir在看我们文章的时候不时的偶尔偷乐或是陷入沉思,也或许他甚至什么都没看呢!(个人觉得这种可能性较小)。谁知道呢,猜不透他的想法,但是有时候觉得自己应该能猜到,因为他是一个简单的有复杂经历故事的老头。

2009-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