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烧饼的财经故事(转)

话说a城的一个地方,有两个人在卖烧饼,有且只有两个人,姑且称他们为烧饼甲、烧饼乙。

假设他们卖烧饼的价格没有物价局监管。
假设a城的居民都不饿(除了交易没有使用价值)
假设他们每个烧饼卖一元钱就可以保本,而且短期没有人做的烧饼比他们便宜。(包括他们的劳动力价值)
假设他们的烧饼数量一样多。
(经济模型都这样,假设需要很多,呵呵。)
再假设他们生意很不好,一个买烧饼的人都没有。这样他们很无聊地站了半天。
甲说好无聊。
乙说好无聊。
看故事的你们说:好无聊。
这个时候的烧饼市场叫做很不活跃!
为了让大家不无聊,甲对乙说:要不我们玩个游戏?乙赞成。
于是,故事开始了……
甲花一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一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甲再花两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两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甲再花三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三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  …
于是在整个市场的人看来(包括看故事的你)烧饼的价格飞涨,(有点象今年春节前的食品市场情况,不过我们是非买不可呵呵!)不一会儿就涨到了每个烧饼 60元。但只要甲和乙手上的烧饼数一样,那么谁都没有赚钱,谁也没有亏钱,只是他们重估以后的资产“增值”了!甲乙拥有高出过去很多倍的“财富”,他们身 价提高了很多,“市值”增加了很多。
这个时候有路人丙,一个小时前路过的时候知道烧饼是一元一个,现在发现是60元一个,他很惊讶。
又一个小时以后,路人丙发现烧饼已经是100元一个,他更惊讶了。
再一个小时以后,路人丙发现烧饼已经是120元一个了,他毫不犹豫地买了一个,因为他是个投资兼投机家,他确信烧饼价格还会涨,价格上还有上升空间, 并且有人(研究员)给出了超过200元的“目标价”。这时候,a城的城主来了,提出要规范烧饼市场,成立了烧饼交易所,不在烧饼交易所进行的交易属于违 规。并规定每一笔烧饼交易都必须交0.4%的交易费和0.4%的xx税。
而在烧饼甲、烧饼乙“赚钱”的示范效应下,甚至路人丙赚钱的示范效应下,接下来的买烧饼的路人越来越多,参与买卖的人也越来越多,烧饼价格节节攀升, 所有的人都非常高兴,特别是a城城主和烧饼交易所的工作人员,他们凭空有了大笔的收入,于是烧饼交易所的工作成了令人羡慕的工作,除了高额的工资外还有丰 厚的福利。
这真是一个多赢的局面。因为很奇怪:所有人都没有亏钱(有点违背经济学上的零和原理,嘻嘻)。……
这个时候,你可以想见,除了a城城主和烧饼交易所真正赚钱外,在市场上甲和乙谁手上的烧饼少,即谁的资产少了,谁就真正的赚钱了。参与购买的人,谁手上没烧饼了,谁就真正赚钱了!可是卖了的人都很后悔——因为烧饼价格还在飞快地涨……
那谁亏了钱呢?
答案是:到现在为止,谁也没有亏钱,因为很多出高价购买烧饼的人手上持有大家公认的优质等值资产——烧饼!而烧饼显然比现金好!现金存银行能有多少一 点利息啊?哪比得上价格飞涨的烧饼啊?甚至大家一致认为市场烧饼供不应求,可不可以买烧饼期货啊?于是出现了认购烧饼的权证……
有人问了:买烧饼永远不会亏钱吗?看样子是的。但这个世界就那么奇怪,突然市场上来了一个叫吴学工的,吴学工告诉大家说:有亏钱的时候!
我们不禁要问:那在哪一天大家会亏钱呢?
假设一:市场上来了个物价部门,他认为烧饼的定价应该是每个一元。(监管)
假设二:市场出现了很多做烧饼的,而且价格就是每个一元。(同样题材)
假设三:市场出现了很多可供玩这种游戏的烧饼。(发行)
假设四:大家突然发现这不过是个烧饼!(价值发现)
假设五:没有人再愿意玩互相买卖的游戏了!(真相大白)
如果有一天,任何一个假设出现了,那么这一天,有烧饼的人就亏钱了!那谁赚了钱?除了a城城主和烧饼交易所真正赚钱外,就是最早把烧饼卖出去,最少占有资产的人——才是赚钱的人。

编后语
这个卖烧饼的故事非常简单,人人都觉得高价买烧饼的人是傻瓜,但我们再回首看看我们所在的证券市场的人们吧。这个市场的有些所谓的资产重估、资产注入 何尝不是这样?在roe高企,资产有高溢价下的资产注入,和卖烧饼的原理其实一样,谁最少地占有资产,谁就是赚钱的人,谁就是获得高收益的人!
所以作为一个投资人,要理性地看待资产重估和资产注入,忽悠别人不要忽悠自己,尤其不要忽悠自己的钱!
在高roe下的资产注入,尤其是券商借壳上市、增发购买大股东的资产、增发类的房地产等等资产注入,一定要把眼睛擦亮再擦亮,慎重再慎重!
因为,你很可能成为一个持有高价烧饼的路人!

2 thoughts on “两个烧饼的财经故事(转)

Comments are closed.